海润传播
海润国际
传统媒体衰落了?不, 而是互联网巨头在洗牌。
作者:    发布于:2016-03-16 13:50:56    文字:【】【】【
   一名美国著名媒体评论家在1960年曾警告说,企业开始接管媒体并裁掉无数记者。他担心媒体的力量被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上。不幸的是,这个预言正在变成现实。
在如今的环境下,传统媒体要保持昔日的风光地位的确日益艰难。它们面临的是任何老大企业发展中后期所遇到的同样的问题:媒体形式转变,资产缩水;身躯庞大,转型困难;整合不易……传统媒体似乎亟待一场抽筋拔骨式的整觞与治疗。
与此同时,互联网企业巨头动作频频,掀起了一轮“互联网+媒体”新热潮,巨头们根据各自不同的出身,对传统媒体在产品形态和发展路径上加入了充满新意的颠覆式举措,构筑起垄断的全方位传媒堡垒。
   在这一系列的媒体变革中,我们应该总结出的不是传统媒体的衰落,而是一个最自然不过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道理。我们正在见证的不是一种媒体形式和传播载体的没落,而是时代趋势大潮下,传媒格局的重新洗牌和塑造。
   传统新闻传媒业已走向黄昏?   
   判断一个行业的兴衰,只需看这个行业的人才是否充盈。
   2010年以来,就媒体领域而言,老记者的跨行业跳槽和新记者的青黄不接,趋势非常明显,这使得在专业性上本来就有所欠缺的新闻报道,更是要面临人才严重短缺的窘境,而如果没有人才,这个行业的衰落就在所难免。
   新闻媒体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人员流失潮,业人员规模化地辞职跳槽到其他企业,更多的记者被更多的人当做了人生职业的一个跳板。
   为什么新闻财经记者的流失如此严重?概括来看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第一,没有理想主义的空间
新闻行业本来是一个更多体现了理想主义的职业,对于很多从业者来讲,哪怕忍受着清贫,为了那个财富之外的理想追求,也可以在这条道路上继续下去。但是,现在中国的新闻业,已经过了谈理想的时期,没有了理想主义的空间,那些为理想而来的人,失望离去就是正常的。
   第二,薪酬制度设计不合理
   与其他领域的改革相比,新闻业在产权制度改革方面已经严重落后了,因产权改革而使得媒体的优秀从业者可以便利的获得行业红利的渠道无法有实质性突破,此外,媒体的薪酬制度设计也没有能够使多数人受益,至少没有获得与其付出相匹配的收益。很多优秀的人离开这个行业也是很正常的。
   第三,媒体公信力严重下降
与媒体薪酬制度和理想主义都相关的是,媒体的公信力严重下降。这一方面是基于权力的压力,一方面是基于商业霸权的压力。在这样的双重压力下,一部分人更是利用媒体的工具进行着违背媒体规律的个人创富行为,有的甚至走向敲诈勒索,使得记者这个职业的公信力遭遇严重打击。
   互联网巨头正在成为新闻传播新垄断者和传媒独裁者
因为没有独占的传播渠道,传统媒体在这场新旧媒体的注意力争夺战中就处于劣势。
互联网让每一个有电脑的人接入网络的机会,他们可以接触自己的“媒体”。你不需要任何渠道来发表你的观点,互联网带来的最大改变是让任何人听到你的观点。
传统新闻媒体不再像过去一样控制公共话语。取而代之的是,以互联网巨头为代表的新的传媒独裁者已经出现,公共话语现在集中在这些新的霸主手中。比如,现在,百度、各大新闻客户端、今日头条等平台的新闻算法,正塑造着读者了解世界的新闻结构。对于某些人而言,这些平台成为了新闻的主要来源。
   现在,任何人都可以进行写作,并在互联网发表任何想要发表的内容;但内容是否被传播,取决于其他人是否在网站、博客或社交媒体上看到并分享。
对于想要建立读者群体的媒体而言,像新闻客户端和微信之类的社交媒体、以及像百度之类的搜索引擎显的十分重要。在国外,Facebook为新闻网站带来将近20%的流量,谷歌为新闻网站提供了三分之一的流量……这些数据都证明了搜索引擎优化服务和社交网络营销对新闻行业未来的重要性。必须指出的一点是,与用户相关的所有算法都基于人的主观判断,而不是新闻价值或公众兴趣。这些巨头就可以有意无意的操纵公众意见。
    AT(阿里、腾讯)的传媒帝国:各具特色的扩张版图
    阿里巴巴身价上亿的老板马云,有一个新闻大亨梦。经过近期一系列收购,他在国内俨然已经梦想成真。阿里巴巴如今是文化中国(现已更名为阿里影业)的最大控股人,并在另一家影视公司华谊兄弟中也持有股份。随后阿里巴巴又收购了中国领先的在线视频门户优酷土豆。马云还入股了数字电视传媒集团华数,此前传言想进军中国市场的网飞公司(Netflix)曾与华数展开会谈。
一边鲁伯特•默多克把他的新闻集团和电影电视集团分了家,另一边马云却忙着把新闻业务加入他的媒体帝国。阿里巴巴对中国大陆的几大出版社都进行了投资,其收购触角还伸向了香港媒体《南华早报》。
    对于很多媒体来说,阿里巴巴是重要的金主:投资人。尤其是很多国有媒体。阿里巴巴先后介入了一财、无界、封面等媒体转型的数字项目。一些新媒体项目阿里巴巴也很有兴趣。钛媒体、虎嗅、36氪、品玩,这四家这两年新锐的科技媒体,背后都有阿里系的身影。
阿里对媒体的投资,主要有两个出发点:公关需求,以及,流量需求。阿里的电商平台对流量长久以来保持一种饥渴。为了解决流量问题,阿里在2015年推出了“淘宝头条”,这是一种用内容为平台内卖家们导流的手段。
    腾讯在媒体领域的投资同样堪称构筑全方位媒体堡垒。在过去几年间,凭借来自游戏等业务积淀的庞大经济实力,腾讯或收购,或参股,或广告投入,直接和间接的拥有了超过30家媒体集团的股份,可以直接影响超过100家中国媒体。
其触角所及之处,报纸、网站、新媒体甚至是媒介采购公司纷纷被纳入旗下,强势如财新传媒、成都商报,区域网站如河南、江苏等地方新闻门户无一不被腾讯拿下,更重要的是,腾讯倚重本身的新闻门户以及来自QQ的庞大营收和导流能力,为上述业务板块直接输血,最终低调造就一个庞大的“腾讯传媒帝国”。
但腾讯媒体投资策略与阿里不同的是,它更看重一些新兴的带有关系链式的有平台气质的媒体。比如2015年腾讯投资了知乎——这是一个带有一定意义上社交关系链的UGC平台。
   结语:互联网巨头对媒体行业的洗牌,我们大可不必悲观,或许,媒体行业经历过互联网初期的冲击、影响、颠覆之后,会进入一个全新秩序建立的过程,未来,一个更高维度的传媒产业新生态将逐步形成。

海润传播
访问统计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1-2021 海润国际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公司]:电话:0451-82335867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天顺街22号     [北京分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风南路20号